廢策禍民 想坐疫監冇碇收 兩港漢淪人球

高危隱形患者周街蕩,強制檢疫形同虛設。兩名在港無居所的港男,前日下午五時經深圳灣口岸返港後,因沒有香港住址,加上酒店不接受他們的預訂,遂在鬧市周圍走,期間曾兩度到連鎖快餐店、乘港鐵及坐巴士,更欲前往旺角警署博拉坐「疫監」不果,惟基於衞生署久未能安排合適地點予他們隔離,只好向本報求助,翌日早上始獲安排前往西貢隔離營。換言之,兩人在鬧市游走十五小時,如他們是確診者,早已將病毒傳播,令人質疑政府的自行檢疫政策兒戲到「離譜」。

從事物流業的B先生現年五十五歲,六年前再婚後與太太以深圳為家,在港沒有居所。為了回港開工搵錢,B先生與同居深圳的同事,在網上以二千八百元人民幣,預訂了油麻地茂林街一酒店十四晚,以便自我檢疫。前日下午五時,兩人經深圳灣口岸入境後,隨即乘坐B2路線巴士到元朗廣場,繼而轉乘68X路線巴士抵達旺角,再乘的士於晚上六時四十五分到達酒店,支付按金及辦理入住手續,如實告知酒店從內地回港。

衞署:隔離營無位 籲事主自己搵酒店

晚上八時,酒店指因未能聯絡衞生署為由,拒絕B先生與友人入住,兩人據理力爭無果後,於晚上八時卅分致電衞生署求助,電話長響無人接聽。半小時後,B先生再致電才有人接聽,但對B先生要求協助到隔離營顯得愛莫能助,只重複要他自行找酒店,又敷衍稱隔離營無位。B先生與友人極無奈,頂住天寒地凍於酒店門口呆等,並每隔一小時致電衞生署查詢。昨凌晨零時許B先生再致電衞生署,但被指資料不齊全,兩人便將隔離令電郵給衞生署,以便向入境處核實。

由於無地方可住,B先生與友人於鬧市流連,從油麻地沿彌敦道步行到旺角,於凌晨一時許,進入彌敦道近登打士街的麥當勞休息,逗留一個多小時後離開。約於凌晨三時到達旺角警署,兩人眼見警署外張貼了違反檢疫令的告示,於是致電告示內的電話「博拉」,以便讓警方將其強制檢疫,得到的回覆是無入境處及衞生署通緝令,警方無權將其強制檢疫。兩人其後到彌敦道找時租賓館宿一宵亦無果,只好到旁邊的另一間麥當勞流連。

營內各人行動自如 全營共用一男廁

至凌晨四時許,衞生署終通知B先生與友人,可入住西貢戶外康樂中心檢疫營,但要自行前往。因時值深宵,沒有公共交通工具,兩人無奈逗留至早上七時卅分,才從港鐵旺角站乘港鐵到鑽石山站,再搭92號路線九巴,於八時四十五分抵達檢疫營,經一番核實及檢查後,早上十時兩人終入住檢疫營,開始隔離生活。B先生指,在營內行動自如,五至六人住一間房,全營人共用一個男廁,大小便及沐浴在廁內完成,女廁亦被改作男廁。隔離人士若找到酒店或其他居所,可要求離開。對於檢疫政策,B先生哭笑不得,形容自己猶如「人球」般被「踢來踢去」。

衞生署發言人證實收到上述個案,多次向該市民講解其接受檢疫的選項,並向其提供尋找酒店房間的相關資訊,但該市民對入住檢疫營的環境及房間提出特定要求,堅持若未能滿足其要求便不會入住,又指已經按事主提供的個人資料,聯絡相關部門作核實,並安排其入住西貢戶外康樂中心。

Random Posts

Loading…

http://www.gxaaf.com 198彩

发表评论